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遼寧省 > 葫蘆島市 > 興城旅游

寧遠古城

[移動版] [查看地圖]
寧遠古城
寧遠古城為文化旅游景點。
  興城縣志載歷史上興城這個名稱最早的紀錄在遼代,遼圣宗統和八年(公元990年)設興城縣(治所桃花島郡今釣魚臺街道海口),這是興城這一名稱的最早由來,那時與許多同命運的小城一樣默默無聞,直到了鳳陽出來那個朱皇帝的時候,開始著名的"漢墓唐塔朱打圈"大修各地城池堡臺以做防御,明宣德三年總兵巫凱、都御史包懷德題奏興建,割錦州、瑞州之地,于曹莊、湯地之北設寧遠衛所修筑寧遠衛城,就是寧遠這個稱呼最早的來歷。(后于1915年因與湖南、山西等地寧遠重名改回稱興城。)并于同年得到批準,是年即進行施工,明宣德五年(公元1430年)建成了分內外城的寧遠城,大約外城位在各內城門外一里,此當合內城周長五里外城周長九里之說,外城門四座:東為安遠,南為永清,西為迎恩,北為大定。內城門四座:東曰春和,南曰延琿,西曰永寧,北曰威遠。都督焦禮,后于城內修建街道,建成鐘、鼓二樓。但這可不是督師的寧遠衛,它在百年后隆慶二年(1568年)三月二十八日內外城均毀于大地震。

  明萬歷四十五年(1618年),女真族努爾哈赤以七大恨告天起兵發動叛亂攻明,四十七年三月,薩爾滸之役明軍幾乎全軍覆沒。天啟元年三月,沈陽、遼陽俱被后金攻陷,后金盡有遼河以東之地,明廷震撼。

  袁崇煥,清人所編明史(主編大人即那個大辮子清宮戲康雍0后面少不了的張廷玉)載:"袁崇煥字元素,東莞人。....為人慷慨負膽略,好談兵。遇老校退卒,輒與論塞上事,曉其厄塞情形,以邊才自許。天啟二年正月......廣寧師潰,廷議扼山海關,袁崇煥即單騎出閱關內外。部中失袁主事,訝之,家人亦莫知所往。已,還朝,具言關上形勢,曰:"予我軍馬錢谷,我一人足守此。"廷臣益稱其才,遂超擢僉事,監關外軍,發帑金二十萬,俾招募。"

  天啟三年(1623年)九月,袁崇煥來到寧遠衛從此與興城有了不解之緣,這年二次筑寧遠城已先開始,但負責筑城的遼西興城籍大將祖大壽消極怠工。督師與蒙古名將滿桂到寧遠后,祖大壽就象變了一個人,我輩以小人之腹度當年督師君子行,關外人素不喜南方人時至今日仍如此,而南北互輕也算自古以來的偏見,以后來在督師入獄,袁崇煥的門人程本直請命同死時所言:"舉世皆巧人,而袁公一大癡漢也。唯其癡,故舉世最愛者錢,袁公不知愛也;唯其癡,故舉世最惜者死,袁公不知惜也。于是乎舉世所不敢任之勞怨,袁公直任之而弗辭也;于是乎舉世所不得不避之嫌,袁公直不避之而獨行也。而且舉世所不能耐之饑寒,袁公直耐之以為士卒先也;而且舉世所不肯破之體貌,袁公力破之以與諸將吏推心而置腹也。"自古關外漢子只佩服頂天立地的熱血男兒,督師被囚遼東的將吏士民天天有人到督輔孫承宗府第號哭鳴冤愿以身代,義士何之璧率全家四十余口人,-頂替袁崇煥坐牢。由此可知督師所得關外民心軍心,這也許是那皇帝最怕的。反正祖大壽從此之后成為袁崇煥膀臂,刀劍叢中浴血廝殺先不提,袁崇煥坐牢祖大壽不惜請求削職為民,以自己幾代刀箭叢中浴血得來的官階贈蔭換取袁崇煥的性命。單就憑這個我也尊敬他,得友如此還當何言。雖后人對他日后降清頗為不齒,可有些東東站在干岸上看汪洋一片的容易,設身處地泡在水深火熱中何其難,而今天興城人還躲躲閃閃的不敢承認他是興城人更為可悲。

  袁崇煥到寧遠城后劃定建設規范,城墻高三丈二尺,城墻垛口高六尺,城墻基址寬三丈,城墻上寬二丈四尺,城墻四角筑炮臺凸出于城角用來架設紅夷大炮。城內布置以各門為軸建"十字形"道路,十字形大街中間有鼓樓一座為戰時擊鼓進軍、平時報曉更辰所用,察院行臺、參將府建在城內東南。按察兵備司設在西北(即永和街北),城外有護城池一周。祖大壽與參將高見、賀謙分別督工修造,集四萬人之眾人人盡力一年時間便修筑完工,至此寧遠衛城遂為明末關外重鎮,當時史載有兵民五萬余家,屯種遠至五十里,商旅輻輳,流移駢集,遠近視寧遠城為一片樂土。

  天啟五年十月,魏忠賢黨人高第代替孫承宗為遼東經略,這個高第良將怯如雞的家伙,盡撤關外各城守御,將錦州、右屯、大小凌河、松山、杏山的守兵全部撤入山海關,拋棄了糧食十余萬石,遼西軍民死亡載道哭聲震野。袁崇煥極力反對不得后怒言:"我寧前道也,官此當死此,我必不去。"后金汗努兒哈赤見有機可乘便于天啟六年(公元1626年)正月率十三萬后金軍號稱二十萬西渡遼河,二十三日抵寧遠,二十四與二十五日接連圍攻寧遠。興城縣志載:明兵制衛城屯駐五千六百人,明寧遠駐軍嘉靖四十五年(公元1566年)寧遠佐參將、寧遠備御各1人,馬軍3580人,步軍2635人,屯田軍225人,鹽軍68人,炒鐵軍49人。寧遠佐參將領兵1357人,寧遠備御領兵3423人。境內屯兵計城堡13座,駐軍11284人。腹里接火臺26座,了守官軍75人。故其時袁崇煥總共集有可用之兵不會超過二萬人,袁崇煥集大將滿桂,副將左輔、朱梅,參將祖大壽,守備何可剛,兵備副使畢自肅,督屯通判金啟倧等將士刺血為書誓死固守寧遠城。后金軍攻至寧遠城下,袁崇煥守南門一聲令下城上矢石如雨大炮轟鳴雙方苦戰,惡戰中寧遠四周十余里城墻墻腳被后金軍毀傷,城墻被撞垮了一丈余袁崇煥裹傷親搬木石堵塞缺口,關寧健兒人人奮勇,后金軍死傷慘重士氣大落,城頭上紅夷炮擊傷后金汗奴兒哈赤,斃殺后金牛錄額真十余人,血戰三日,后金軍損失慘重無法再戰,被逼不得不收兵,袁崇煥率明軍取得"寧遠大捷",亦是明與后金交戰以來的第一次勝利。奴兒哈赤在回師途中嘆道:"我自25歲領兵打仗以來,從未吃過敗仗,唯寧遠一戰,慘敗而歸。"惱恨在心中傷勢一直未愈悒悒不自得,八個月后在沈陽四十里處叆雞堡疽發于背而故去,時年六十八歲,奴兒哈赤一生唯獨打了這一個大敗仗,當是縱有千江水難洗今日羞,清人在《明史》中哀嘆:"我大清舉兵所向,無不摧破。諸將罔敢議戰守。議戰守自崇煥始。"

  奴兒哈赤子四貝勒皇太極繼后金汗位后決心血恥,于天啟七年(公元1627年)五月皇太極率兩黃旗、兩白旗精兵十五萬大軍進攻寧遠的外圍要塞錦州,五月十一日,皇太極所率大軍攻抵錦州四面合圍。這時守錦州的是袁崇煥部下大將趙率教,袁崇煥派祖大壽、尤世祿帶領四千精銳關寧鐵騎包抄后金軍后路,又遣水師攻其東路以為牽制。前鋒總兵左輔、副總兵朱梅等率關寧鐵騎奮勇死戰,與皇太極后金軍精兵大戰三場勝三場,小戰二十五場亦是戰戰必勝。從五月十一打到六月初四,二十四天之中日日有戰激戰之烈不亞當年寧遠大戰。皇太極無奈轉而去攻寧遠城,后金軍曾敗于寧遠城多有忌憚,后金軍前鋒大貝勒代善見城中有備膽怯停滯不前,二十八日皇太極下令總攻意欲擊破城外明軍關寧鐵騎直逼城下。袁崇煥令滿桂,祖大壽率關寧鐵騎在城南二里列陣,總兵孫祖壽、許定國、尤世威沿壕布陣,陣后城墻下環列火器,皇太極欲用計佯敗誘明軍出擊而后起伏兵圍攻,但為袁崇煥識破守壘不追反令皇太極徒勞一場只好回軍而戰,兩軍城外惡戰,袁崇煥親臨城上督戰大鼓士氣,蒙古族名將滿桂雖身中數箭猶力戰不退,而祖大壽、尤世祿統兵回擊清兵后路,城上明軍健兒以紅夷大炮援助關寧鐵騎,擊毀后金汗皇太極東山大營及皇太極的白龍旗,斃殺后金軍甚眾。后金鐵蹄前關外的健兒們知道身后自己拚命護衛的是什么,高堂父母嬌妻愛子,還有那份來之不易的家園。不會有人后退的,那一刻明末最強的軍隊誕生了----關寧鐵騎!后金軍關外無敵的神話打破了,"女真不滿萬,滿萬無人敵"成了過去。自萬歷四十五年(1618年)明與后金在撫順首戰后明軍屢戰屢敗,前次寧遠大戰袁崇煥還只能據城而戰,而如今雙方終于可以又在野戰中一較高低了,明軍找回了原本屬于自己的那份自信。后金汗皇太極百般無奈下忍痛撤軍,又在想撈一把的錦州再次合圍戰中受挫,七月徹底敗回沈陽。這一役明朝稱為"寧錦大捷"。此戰中后金軍傷亡慘重,明軍捷報稱皇太極長子召力兔貝勒胸口中箭,浪蕩寧古貝勒被明軍射殺,又殺固山(官名,統兵七千五百人)四人、牛錄(官名,統兵三百人)三十余人。而后金紀錄中則稱皇太極的叔伯弟弟濟爾哈朗貝勒,大貝勒代善的兩個兒子薩哈廉貝勒和瓦克達身負重傷,大將覺羅拜山,巴希等在錦州被射殺!后金軍上下膽氣盡喪。督師給朝廷的奏章中說:"十年來,盡天下之兵,未嘗敢與奴合馬交鋒,即臣去年,亦自城上而下攻。自今始一刀一槍,下而拚命,不顧夷之兇狠剽悍。臣復憑堞大呼,分路進追。諸軍忿恨,誓一戰以挫此賊。此皆將軍滿桂之功居多。"

  歷史不做假設否則袁崇煥至少可以寧遠城為據,以關寧鐵騎出則越大凌河收復失地,退則保寧錦一線待機而動。可惜歷史不給袁崇煥這個機會,寧錦大捷后袁崇煥為魏忠賢斥為“不救錦州為暮氣”貶回了故鄉東莞。

  天啟七年(公元1627年)六月,朱家換了新當家人后,萬歲崇禎將九千歲魏忠賢做掉送下了地獄,崇禎元年(公元1628)四月,皇帝加了督師官銜為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督師薊遼登萊天津軍務,加太子太保,賜上方寶劍,袁崇煥才又回到寧遠城。崇禎二年(公元1629年、后金天聰3年)十月二十六日,后金軍避開了堅固的寧錦防線,分三路向薊鎮喜峰口明軍發動突襲,突破長城大安口、龍井關入塞,二十七日皇太極親率主力攻破紅山口入塞。三十日后金軍合圍了北京的最后門戶遵化,袁崇煥派趙率教率援兵急救卻不幸中伏血戰陣亡,袁崇煥得報京師告急晝夜統兵疾行入關,兩日一夜,急行軍一百五十里,離開寧遠城后再未回來。十一月二十日袁崇煥率兵在北京廣渠川外與后金軍展開一場血戰。袁崇煥身先士卒奮力廝殺使后金軍屢戰屢敗,袁崇煥如此之舉,引起北京城外的戚畹中貴的極度不滿,紛紛向朝廷告狀:袁崇煥名為入援,卻聽任敵騎劫掠焚燒民舍,不敢一矢相加,城外戚畹中貴園亭莊舍被敵騎蹂躪殆盡。崇禎帝十二月初將袁逮捕入獄,以“袁崇煥咐托不效,專恃欺隱,以市米則資盜,以謀疑則斬帥”等罪名于三年八月碟(zhe)刑(0肢體)處死于西市,棄尸于市。兄弟妻子流放三千里,袁崇煥無子,抄沒家中亦無余財,袁崇煥時年四十六歲。明朝名將滿桂、趙率教、孫祖壽等多人亦在此戰中先后戰死。

  明人楊士聰《五堂薈記》稱:"袁既被執,遼東兵潰數多,皆言:'以督師之忠,尚不能自免,我輩在此何為?'……封疆之事,自此不可問矣。",清人《明史》道:"自崇煥死,邊事益無人,明亡征決矣。"。

  明人張岱在《石匱書后集》載袁崇煥人生的最后一刻中稱:“遂于鎮撫司綁發西市,寸寸臠割之。割肉一塊,京師百姓從劊子手爭取生啖之。劊子亂撲,百姓以錢爭買其肉,頃刻立盡。開腔出其腸胃,百姓群起搶之,得其一節者,和燒酒生嚙,血流齒頰間,猶唾地罵不已。拾得其骨者,以刀斧碎磔之,骨肉俱盡,止剩一首,傳視九邊。”

  而那位袁崇煥的門人程本直,寫了一篇《漩聲記》為袁崇煥辨冤,并且四次詣闕抗疏無效,憤而請與袁俱死:"掀翻兩直隸,踏遍一十三省,求其渾身擔荷、徹里承當如袁公者,正恐不可再得也。此所以袁公值得程本直一死也。","予非為私情死,不過為公義死爾。愿死之后,有好事者瘞其骨于袁公墓側,題其上曰:"一對癡心人,兩條潑膽漢",則目瞑九泉矣。"崇禎成全了他順手把他也殺了。

  “記得相逢一笑迎,親承指教夜談兵。才兼文武無余子,功到雄奇即罪名。慷慨裂眥須欲動,模糊熱血面如生。背人痛極為私祭,灑淚深宵哭失聲。太息弓藏狗又烹,狐悲兔死最關情。家貧資罄身難贖,賄賂公行殺有名。脫幘憤深檀道濟,爰書冤及魏元成。備遭慘毒緣何事,想為登場善用兵。”袁崇煥早年為祭被朝廷冤殺傳首九邊的名將熊廷弼,憤筆而下的這首詩也成了自己的真實寫照,令人為袁崇煥千古依舊垂淚不已。"死后不愁無勇將,忠魂依舊保遼東!"其后袁崇煥的關寧鐵騎以寧遠城為基地,為抵御后金在這寧遠城周邊縱橫馳騁了十多年,也屏護了大明江山十多年,袁崇煥曾稱"寧前金湯二百里,但北負山,南負海,狹不過三、四十里",寧遠城像只釘子牢牢的釘在后金的咽喉,直至1644年3月明軍吳三桂因李自成軍攻入北京而主動放棄寧遠城入關,寧遠城才為后金兩代大汗夢想了幾十年后所擁有。袁崇煥的遼土養遼人遼人守遼土之策,先輩遼人為家鄉父老為袁崇煥的赤誠肝膽做到了,只惜天不遂督師愿,當時被評價為"明用之善,則為后金之勁敵;用之不善,則為明朝之叛將"的"自祖大壽以下凡五十員遼將"和袁崇煥的關寧鐵騎卻為他人所用,關寧鐵騎橫掃天下飲馬他鄉而再未歸,成就了他人另一段歷史令人扼腕。

  網上一位名家寫到對當時寧遠城的評價:“以寧遠與錦州為核心的寧錦防線的完成.這道防線成了后金的惡夢,它正好卡住了后金進關的脖子.雖然后來后金找到了從蒙古迂回入塞的道路,但是由于寧錦防線卡住了后金最關鍵的交通線,而蒙古一路后勤補給非常困難,因此盡管后金軍幾次成功的入塞,但最終還是不得不撤回.寧錦防線一天在,后金就一天不能向關內擴張!實際上,皇太極的整個生涯,貫穿始終的就是如何去突破這道寧錦防線,但即使后來發生了那么大的變化,終皇太極一生也只是攻下了錦州而已,更堅固的寧遠依然巍巍挺立!直到李自成向北京進軍,吳三桂放棄寧在撤,清軍才得以占據了那座讓兩代大汗痛心疾首的寧遠城.而后,又是機緣巧合,吳三桂借清兵,清軍又不戰而通過了山海關,這樣幾十年的心愿才終于得以實現.而清軍一旦突破了山海關--寧錦防線,立刻在很短的時間內席卷了全中國,無可阻擋!由此更可見寧錦防線作用的巨大,而它所承受的壓力又是多么的沉重!”

   遼寧興城

下一景區:菊花島
[以上內容由網友"夢游"分享。]
自由成熟的性爱成人性感看女性色情电影亚洲性交性爱视频 自由成熟的性爱 肛门色情热色情超级性感女性成人性爱亚洲色情电影 亚洲av 日本一本道高清无码AV